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天上掉下来个MP3

听歌时候出现的奇怪脑洞:梅长苏床上掉落了一个MP3,正放着王凯唱的《王妃》。警告警告前方严重OOC,只图一乐只图一乐

  今天天气极好,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江左盟的忠心下属便把自家宗主的被褥拿出去晒了一天。

  入夜,梅长苏抖抖松软温暖的、散发着阳光气息的被子,正准备钻进去睡觉,冷不防一个冰冷的银色小器件掉在被子上,样式古怪。先不说从未见过,就是刚刚也毫无踪迹,就像是突然出现一般。

  梅长苏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触手温润,上面有些小突起,不知有何效用。正巧这时萧景琰摇铃前来,把那个东西随手扔在一旁的桌子上,连忙去给他开门。

  “先生,我今天收到消息……”萧景琰一进屋就急忙说道,看样子是匆匆前来。

  梅长苏像往常一样熟练的安抚他:“殿下莫急,先坐下细说。”

  “也好。”萧景琰熟门熟路的在桌旁找到自己位置坐下,忽然被上面那个奇怪东西吸引了目光,好奇的拿起来,“不知这是何物……”

  话未说完,手指不小心按动上面的三角新按键,房间里突兀的就响起了声音。

  梅长苏见萧景琰拿起那个器件就想阻止,没想还是来不及。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

  “这是什么东西?”萧景琰被手里忽然发出声音的东西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扔了出去,可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停止,依然放着奇怪的旋律。

  “脚下踩着玫瑰,回敬一个吻当安慰,可怜……”

  “这东西也是刚刚突然出现在苏某的床上,”梅长苏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东西看起来也没有杀伤力,似乎只是在放音乐……不过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我也觉得有些熟悉。”萧景琰赞同道,因着那东西只在放音乐,他也不急了,继续好奇的打量。

  卧槽我说怎么耳熟特么不就是这水牛的声音吗?!梅长苏本来还在苦思冥想,萧景琰一开口他就想起来了,惊得睁圆眼睛,活像只受惊的狐狸,只差把浑身软毛立起来了。

  “先生可是想到什么?”萧景琰见梅长苏如此模样忍不住问他,同时感慨,“不过这首歌虽说曲子古怪些,还是蛮好听的。”

  梅长苏先是看看那东西,又看看靖王殿下依然威风凛凛的身姿,再听着耳中这勾人魅惑的歌词,有些恍惚:“殿下……您……有没有唱小曲的爱好?”

  “啊?”萧景琰懵了,“我……我没有啊……”

  “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

   梅长苏以他和萧景琰青梅竹马十八年加辅佐一年半内的资历担保这绝对是萧景琰的声音。只不过……

  一向淡然的麒麟之才梅宗主抬头:“靖王殿下,您最近很思念王妃吗?”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