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一个关于靖王早有了儿子的脑洞(2)

第二章

设定:早逝的靖王妃在临死前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萧麟,四岁时梅长苏前来金陵。OOC……绝对有,尽力不写崩TOT。长度目测中篇

  闻得此言,梅长苏飞速的抬眼看了下萧景琰,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萧景琰犹犹豫豫的道:“麟儿,你皇祖母送来的点心里面,已经好久都没有榛子酥了。”

  听完,萧麟惊得结巴了起来:“没……没有榛子酥了?”说完小脸皱成一团,眼瞧着都要哭出声来。

  梅长苏瞅瞅这父子两,大的那个虽然还是板着脸没甚么表现,但心中想必也是委屈的,小的那个更不用说,这嗜吃的毛病就是从他父亲那原原本本传下来的,从小抢走他点吃食就眼泪汪汪的。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连累这父子吃不上榛子酥了。

  叹口气,梅长苏唤来身后甄平吩咐了两句,又柔声哄着萧麟:“我江左盟中也有不少做点心的好手,虽然可能比不上静妃娘娘的手艺,但也别有一份风味,小殿下要不要尝些?”

  “真的吗?”萧麟眼睛噌的就亮了,连忙点头,点到一半又想到什么,小声补充道,“那能不能悄悄的给我,不要让父亲知道。”

  “好。”梅长苏忍着笑答应。

  此时萧景琰的脸都要黑了,揉揉自家熊孩子头毛泄愤:“行了,你也快回去吧,这么大雪,小心冻着身子。”

  于是萧麟再次规规矩矩行礼道别就回去了,半途回头看了一眼,透过纷飞的鹅毛大雪,只见父亲和苏先生还在说些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又自然的伸手替他理了理衣领。

  不久之后萧麟就收到了苏先生送给他的两个点心盒,其中一个放着各式各样的新奇点心,甫一打开便芳香扑鼻,瞧着就好吃,另一个满满的装着他最爱吃的榛子酥。

  再然后的许久日子,他都没有见过那个温柔的苏先生,朝中也发生了许多大事,父亲被封为七珠亲王,更得皇祖父恩宠,自己的月银也涨了许多。

  后来,父亲奉旨赈灾,离府好些日子,本来自己在府中也是如常的读书练字玩耍,只不过一日在湖边玩耍时,忽然被大力一推,猛地就掉进了冬日冰冷的湖水里,彻骨的冷透进身子里,无论他怎样挣扎,也逃不开如蛆附骨般窒息的痛苦,身体逐渐下沉,苍蓝的水在眼前蔓延成墨黑,只能依稀看到母妃留下的侍女在岸上冷冷的笑着。

  (另一视角)“宗主,晏大夫可是叮嘱过您最近可千万不能耗费心神,这好不容易好些了……”待喝完一碗苦药,梅长苏随手把碗塞给兀自唠叨不停的甄平,“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除了大事,其他事情都交给你们。”

  “靖王殿下去平定三省灾乱,皇上又不在宫中,还能有什么大事……”话未说完,只见飞流湿着衣服就窜进屋来,黎刚急忙拦住他,“飞流,你衣服湿着快别进屋,免得把寒气过给宗主。”

  飞流听了,犹豫了一会乖乖的在门口停住,只是冲梅长苏嚷着:“小水牛,小水牛……”

  本来还想嘱咐飞流把湿了的衣服换掉,听了这话梅长苏猛地站起身:“飞流,你说什么?”

  “小水牛?”黎刚和甄平暗自嘀咕这小水牛是何方神圣,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飞流,你衣服怎么湿的?”梅长苏定了定心神继续问道。

  飞流也只是颠倒地说:“水里,小水牛,光看着。”

  梅长苏强稳下心:“你是说萧麟掉水里了,其他人只是看着?”

  “恩恩。”飞流为梅长苏迅速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欢快点头。

  梅长苏身子晃了晃,甄平忙上前扶住他,却被梅长苏推开:“飞流,那你把他救起来了吗?现在安置在何处?”

  飞流让开身,靖王世子萧麟就躺在门口,身上衣服湿透了,小脸通红,虽然昏迷着,可还在不住的发抖,与上次梅长苏见到的那个活泼孩子判若两人。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