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伪装者|诚台|微靖苏】心烦

忽然的脑洞,先写点丢上来,明天再继续。

明台一直做着一个梦,一个同样的梦,梦中那个男人立在高高的城台上,猎猎寒风吹起他的衣袂,孤身一人站在最高处,寂寥地望着遥远的远方,仿佛在等待一人的归来。

  明台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每次要看清他的脸时总会喘着粗气从梦中惊醒,他想,大概是自己上辈子欠了他的吧,所以这辈子注定要永远被这个梦纠缠。

  “小少爷,早啊。”一出门,明台就看见明诚从大哥房里出来,冲他笑着打了个招呼,衬衫松散,依稀可以看见左肩绷带上透出的隐隐血迹。

 “阿诚哥早。”明台心情忽然有些低落,没精打采的回他。

  明诚见他这副模样,皱了皱眉,两三步走过来,十分自然的伸手探他额头,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明台不自然的避开,越过他径直走掉。

  明诚被扔在原地,手还滞在空中,停了半晌才微蜷着手指收回。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