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靖苏】祭魂(中)

前情提要:萧景琰以帝王之魂为祭,只求让今日的梅长苏康健如往日林殊。

继续走神发展、渣文笔道路……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嘤嘤嘤

 萧景琰,萧景琰!

  梅长苏在心里恶狠狠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痛到了极致,便只剩下残酷的平静。

  当初夺嫡何等凶狠之事,梅长苏依然把萧景琰护得好好的,因为他欠他一个能帮他扫清脚下石子的朋友,欠他一个共看河山的兄弟,更欠他一个陪伴。但这并不代表,萧景琰可以把江山让给他人只为换得一个梅长苏,责任二字,就注定他们必须把天下人放在自己之前。萧景琰及不上赤焰军柒万英魂,梅长苏更不值得萧景琰的命和天下太平。

  “萧景琰”颇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眸子红得要滴血的梅长苏,毕竟是战场上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往来无败的少帅林殊,一袭白衣,却爆发出凛然气势,仿佛能透过如今瘦弱的身躯,窥见其内正熊熊燃烧的灵魂,干净透明,而又强大无比,就像那个与他做交易的皇帝一般,堪称最顶尖的美味。

  他笑了笑,掏出一个琉璃瓶子,轻轻晃了晃,里面一个小人似乎被晃醒了,揉揉眼睛,扶着瓶壁站起来,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茫然的看着瓶子外的人,干净的瞳孔转了转,待看见梅长苏,开心的冲他笑,一如少时般纯粹明亮。

  “景琰。”梅长苏上前两步,颤抖的触摸他,却只能停留在冰冷的瓶壁上,小人开心的用脸蹭蹭他手指所在位置,继续冲他笑。

  梅长苏一瞬间凝固了,就像跋山涉水的疲惫旅人终于到家了一样,他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低低唤他:“景琰。”

  小人不解歪头,似乎看出梅长苏不开心,原本上扬的眉眼耷拉下来,垂头丧气的。

  “萧景琰”忽然挥手,瓶子消失,小人失去了阻碍,直直的朝地上坠去,梅长苏急忙用手接住他,等小人安稳的落在掌心,这才发觉自己刚刚竟惊出一身冷汗。

  小人站在梅长苏掌心,好奇的四处张望,最后选定了一根手指,软软的小手抱上去,让梅长苏的心都要化了。

  “萧景琰”恶意的笑了笑,很满意眼前这两人的互动:“梅长苏,怎么样,萧景琰的灵魂很纯净吧。”

  “你到底有何目的?”小景琰就在自己掌心,梅长苏的心一下子定了下来,也能更加冷静的对待眼前这个顶着景琰壳子的人。

  “没甚么,就是想让你做个选择。”

  “萧景琰和太平天下,你会选择哪个?”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