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靖苏】祭魂(下)

终于写完了……我真的不想ooc但还是不知道跑偏到哪里去了,就这样吧(扶额)

  梅长苏眼前闪过他入金陵前看见的片段:衣衫褴褛的夫妻抱着奄奄一息的婴儿跪在地上,乞求一点吃的,可却被官兵毫不留情的推到一旁免得挡了身后贵人的车辇;士兵粗暴地扯着平民中颜色艳丽的女子,不顾她的哭喊哀求,徒留她的父亲在后面声嘶力竭的呼唤;无数百姓因赋税沉重,只能从已经干枯削瘦的树干上扒得一点树皮聊以充饥……

  他还能选择什么呢?

  梅长苏眼睁睁看着掌心依然懵懂的小人一点一点的化为灰烬,从此,世间再无萧景琰。

  “呼……”梅长苏猛地从梦中惊醒,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小殊?”这般动静倒是把一旁正批阅国事的萧景琰惊到了,担忧的唤他。

  梅长苏循声望去,昏黄摇曳的烛光下,萧景琰颜容鲜明,眉眼间的凛然正气依旧如同往昔,只是剑眉担忧地蹙着,澄澈双眸关切的望着他。

  “景琰……”梅长苏缓过气来,只是唇色还有些苍白,往常熠熠的桃花眼中掩着几分惊慌的痕迹,却也转瞬即逝,看不分明。

  萧景琰放下国事,倒了杯温热的茶水给他递过去:“怎么了?”

  梅长苏接过,素白的手捧着茶盏,仿佛要从中汲得几分热量:“无事,只不过做了个噩梦。”

  “你与大渝这一战,是不是记起……”萧景琰在心里思忖许久才慢慢开口,生怕让对面那人勾起从前晦暗的回忆。

  “那倒没有。”梅长苏笑了笑,只是抬眼望望他,有些犹豫的开口,“景琰,如果,我此去不回……”

  “放心,”萧景琰似乎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淡然轻笑,“我一定会做到让大梁河清海晏,百姓安乐。”

  “哪怕我不在?”

  “哪怕你不在。”

  “那你呢?”

  “……我?”萧景琰有些许微楞。

  “对啊,”梅长苏轻轻松松的说道,“你要身体康健,长命百岁,一生顺遂,儿孙满堂。最重要的是,等我走了,你要找个更好的。”

  “好,”直到现在,萧景琰强装着的平静轰然倒塌,但他依然笑着应下了,眸光闪烁,浸透了湿润的月光,“等你走了,我就找个更好的,和他携手终老,直到白首。”  

  “那就好。”梅长苏放心的笑了,服了冰续丹后的身体需要大量睡眠来修复,睡意再次袭来,嘟嘟囔囔的说着就陷入了梦乡,“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会的。”萧景琰轻声说着,帮他把被子盖好,“小殊,我会好好的。”

  其实梅长苏一直都知道,那个因为私炮房炸而质问谋士的靖王,那个纵使被疏远贬谪也不改初心的萧景琰,他的铮铮铁骨爱民之心不会因私情而有半分折损。这是他应承受的,他必须要承受,他也承受的起。只不过,他还是忍不住为他心疼,人人都道梅长苏为萧景琰熬尽了心血,可萧景琰得知真相后的痛苦绝不亚于他分毫,更何况,他迷迷糊糊的想着,留下来的,总是最痛苦的……

  这一次的梦里,他们生在平常人家,盛世太平,他们不必再承担家国大义,他和景琰成了小村子里的邻居,他依旧到处闯祸,景琰好脾气的帮他收拾烂摊子,灿烂的阳光下,两个人携手从垂髫走到耄耋,身影伛偻,却仍然笑的如同少时。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