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一个关于靖王早有了儿子的脑洞(3)

例行的蠢作者废话:每次写完都觉得自己写的更烂了QAQ但本着丑孩砸总是要见人的心态还是发出来了。

  等萧麟再醒来,身下是柔软的床褥,旁边火盆里正燃着暖暖的碳,他从厚被里坐起,四处打量,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与靖王府的粗犷风格截然不同,反而有着淡淡的清雅。

  “你醒了?”萧麟听到门口传来的轻柔嗓音,闻声看去,只见苏先生裹着厚厚的狐裘,端着药碗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探了探自己额头,似乎放下心来,含笑道:“烧退了,应该没事了。”

  “我怎么了……”萧麟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支离破碎的,喉咙里也有着刀片划过的钝疼。

  梅长苏连忙端过一杯温水让他喝下,皱着眉头,眸中隐隐滑过心疼之色。

  人说爱屋及乌,今日他才发现所言非虚,眼见着软软糯糯和景琰小时有八分像的萧麟被人暗害,惊得他直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不过,梅长苏眸中隐隐跳跃着火焰,有些人,看来不太知道踩到自己底线的后果。

  萧麟一口气喝完杯中水,方感觉喉咙好受些,向梅长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谢谢苏叔叔。”

  不知怎么的,萧麟自小就爱笑,尚在襁褓时便不爱哭,只知道朝着人笑,在加上他生得极好,玉雪可爱的,连一向不喜靖王的皇帝陛下都忍不住对他诸多喜爱。

   “……如果小殊还在,说不准会比你还疼爱这个孩子的,看你到时还怎么管……”有一次他在皇祖母那偶然听到她和父亲的只言片语,当时他一边啃着点心一边想,比父亲还疼爱?那样是不是他被父亲罚的时候那个小殊就会来护着他,就像表哥他们似的,有母亲心疼护着。也不是说父亲不好,不过父亲有时心情不佳,自己只敢远远瞧着,但这个小殊是不是就能去哄哄父亲,然后大家一起和乐融融的吃饭。

  并且父亲太少笑了,萧麟小大人似的叹口气,泄愤般使劲啃两口核桃酥,言豫津叔叔又一直嫌弃他小不肯带他玩,好希望有一个常常和他一起笑着玩闹的长辈啊。

  “皇祖母,那个小殊是谁啊,他什么时候会来看麟儿?”后来萧麟被自己愁得吃不下去点心,转头眼巴巴地瞧着静妃,期盼着那位从未见过的小殊先生的到来。

  “他……”静妃哽咽了一下,强忍着想要哄他,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他……”

  萧麟突然发现自己闯祸了,因为皇祖母和父亲因为这句话眼睛都变红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在他们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梅长苏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孩子,才五岁都会走神了:“怎么了,在想什么?”

  萧麟回过神来,曾经他也好奇,私下问过服侍自己的人,可他们听了名字就紧张的截住话头,只说那是乱臣贼子,但他不相信被父亲和皇祖母惦记的人会是大奸大恶之人,想了想,他直接开口问道:“父亲曾跟我说,您懂得很多,那您知道小殊是谁吗?”

  

 脑补了一下假如林殊还好好地活着,会不会带着景琰的孩子上山爬树的玩,如果景琰被孩子惹急了想打他,小殊会不会护犊子的不让他打,闯了祸比如不小心烧了靖王府的几棵梅树然后偷偷带着孩子跑自己府上住……恩,其实孩子还会不会有也是个问题。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