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天上掉下来个MP3(4)

继续短小渣

“殿下,您……”

  “如果先生知我中意之人,或许会后悔当初选我。”

  “呵,”梅长苏轻笑一声,亲手为萧景琰续上一杯热茶,“我已知殿下心性,又怎会后悔呢?”恩,大概景琰喜欢上身份比较复杂的女子,再或者不是什么能登大雅大堂的大家闺秀,不过如果景琰喜欢,为他筹谋一番,让他开心一些也是好的。

  梅长苏正习惯性地为萧景琰盘算,一边倒水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对方的回答。

  “先生如此诚意,我也不想欺瞒,”萧景琰破釜沉舟烂罐子烂摔地回道,“我心悦之人,是我表弟。”

  “哦,表弟……”

  梅长苏手一抖,那壶热茶就倒萧景琰身上了。

  “表、表弟?”梅长苏慢半拍的抬起头,愣愣的重复道。

  “恩,是我姑姑的儿子,也就是林家少帅,林殊。”

  梅长苏的脑子嗡地一声就炸了,扶着桌子慢慢的坐回自己位置:“殿、殿下,我,您能帮我把晏大夫叫进来吗?”

  “先生可是身体不适?”

  “我觉得我耳朵不大好使了,”梅长苏恍惚的说道,“可能是我今天药没喝完……”

  “先生不必诧异,这种大逆不道违背纲常之事,听来不信也是正常,”萧景琰慢慢低下头,沮丧的说道,“但我对小殊,是真的喜悦,先生若不齿我这种人,也不必勉强,就当、就当你看错人了罢。”

  一语说毕,萧景琰站起身来便打算离去。

  梅长苏坐在地上懵逼的看着这货真打算就这么走了,心头千言万语掠过,只剩下飘在顶端加粗加黑的一句:

  萧景琰,你也有情有义,可你怎么就没有脑子!!!

  刚知道挚友一直想上我还没缓冲好你大爷的就要跑!!!

  跑你妹啊跑!梅长苏默默吞下一口血,还得好言把他劝回来:“殿、下,苏、某、并、不、在、意。”


评论(1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