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人参精(1)

刚开的脑洞,还没弄大纲就扔上来了。私设梅长苏作为鬼魂飘啊飘的在萧景琰身边守着,结果看着景琰中毒了,蒙古大夫蔺阁主说只有成精人参做药引才能救回来,梅长苏正心心念念着,就被投胎成他之前念叨着的——人参精。于是苏兄准备继续鞠躬尽瘁的把自己送去给萧景琰,恩,怎么吃,你猜啊~


近来人参族的几位长老很是发愁,难得族中又有一个小人参成精,化为人形开了神智,谁知偏偏脑子有些问题。

  诞生第一天,瞪着一双大眼瞄上了正欣喜瞧着他的几位长老,噌的一声窜到头顶咬着他们的缨子不撒口,好不容易把他弄下来好生教导常识,比如不准出族地不准接触人类不得私自外出之类。

  第二天,他抱着一大把族人们不小心脱落的根须偷偷溜了出去,被提溜回来之后也不说话,抱着那把须缩在蘑菇底下不出来,黑白分明的眼睛气愤地瞪着他们,活像拆散了他和情人的私会。

  第三天,他就跟着琅琊阁现任少阁主跑了,跑了!谁不知道现在大梁新皇中了奇毒,需成精人参为药引才可救回性命,而那个像胖白鸽的少阁主就是跑来他们族地找药的,这小人参跟着他跑了哪有好事啊。

  几位长老愁得脸都皱巴了,成日里叹着气不知该怎么办。

  此时蔺晨也很是发愁啊,终于摆脱了药罐子梅良心,谁知道又来一个萧景琰,好好的待在皇宫里边还能中毒,好吧看在长苏的面子上给他解毒,跑去人参精族地正准备厚着脸皮找长老他们讨点根须啥的回去做药散,结果刚来就被一个小人参精扑到怀里,呀,这药效更好,蔺阁主喜滋滋地拐了小人参回去,结果在路上,他看着那小人白皙精致的小脸一本正经地板着,让他忍不住嘴贱地调戏两下,那小人被调戏了,也不恼不乐,只是幽幽地望他一眼:“蔺少阁主,好久不见啊。”

  这腔调、这语气、这神态,蔺晨嗷的一声就把那小人参勒紧了:“梅长苏……”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人参嫌弃地截住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快跟我说说,景琰那边状况如何?”

  等等……蔺晨想了想,所以梅长苏你这是好不容易投胎转世了还想把自己煮了送去给那个青梅竹马喝?!我们多年挚友好久没见,我还为你哭了那么多次,你见我第一眼就只顾着那头水牛。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长苏走上这条不归路。

  蔺晨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萧景琰那身体最好也不过拖个七八日,我一路疾行,这也已经是第九天了,长苏,他……”

  梅长苏小脸煞白,他原本坐在蔺晨怀里,一下子站起来提着他领子,眉宇间满是凌厉:“你说什么?你不是已经想到办法让他撑到你取药引回去吗?”

  原本高高长长的梅长苏他都不怕,现在这个小奶娃娃他更不怵了,蔺晨轻轻把他还有着圆窝的小手拨开,继续深沉的叹了一口气:“唉,也得他能撑下去啊,一个心都已经死了的人,我怎么救?”

  梅长苏好像还没有听明白,怔怔地呆在原地,只是眨了眨眼,成串的泪珠就落了下来,把蔺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帮他擦眼泪:“长、长苏,我骗你的,卧槽你这怎么就哭上了,萧景琰他还没死呢。”

  梅长苏又眨眨眼,不哭了:“你这次说的是真的?”等得到蔺晨肯定的回复后,小手一挥,冷漠的吩咐他:“把我刚哭的眼泪收起来,人参精的眼泪大有妙用,别浪费了。”

对了,梅宗主转世变成小孩后的副作用就是感情表达更直接更纯粹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面部表情管理失去理智控制了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