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大梁穿越日记(4)

上一章应该是写崩了(捂脸),蠢lo主明天修修再发一遍吧

“你没有……倒也好。”王凯看着我茫然的面色自言自语道,又笑了笑,“那你就先在这玩着吧,对了。”

  他把门外守着的列战英叫进来:“这位小新姑娘,你带她去个好点的房间,她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尽量满足她吧。”

  “是,殿下。”

  眼见着列战英恭敬的俯身应是,我开心的冲王凯比了个心,蹦蹦跳跳的跟着列战英就出去了,没注意到王凯对着我没心没肺的背影无奈又略带羡慕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朝密室走去,那里还有一番硬仗要打呢。

  “哇塞!”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大片梅树,上面开着大朵大朵的粉白梅花,一阵风吹过,落下漫天花雨,映着从枝叶上簌簌落下的白雪,美到不可方物。

  “看不出来,你们靖王殿下还是这么个风流人物啊。”不是我说,后院这片梅林与前院冷硬的练武场之类真是形成了鲜明对比,这、这叫啥,外表正经实则那啥吗。

  “不,只是……”列战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不忍靖王那严肃凛然的外在形象被破坏,实话实说,“这片梅林不是殿下栽种的,是他当年好友林少帅要求种下的……”

  啧啧,看这情深义重的,我没再多说,只是继续好奇的张望,时不时再问一下列战英。

  “这是当年林少帅留下来的……”

  “这是林少帅喜欢……”

  “这是林少帅……”

  一开始听到林少帅这三字我还会激动下,后来就完全麻木了。这么大一座王府,竟然全都是林殊的痕迹!萧景琰你对林殊还真是爱得深沉啊,我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么好怎么还不结婚啊。

  长途跋涉了好久,终于到达目的地了。列战英体贴的帮我把房间门打开,接着给我指派了几名丫鬟,让我有事吩咐她们,随后毫不犹豫地就走掉了。

  好吧,我扑到柔软的床被上,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直接被周公拽入香甜的梦乡,只在黑暗来袭前迷迷糊糊地想着,王凯那边不知道和梅长苏斗智斗勇的怎么样了。

-------------没有主角的时间线就让我们跳过吧----------------

  披着靖王的虎皮,我在古代的这三天过得可谓是逍遥至极,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银子管够,上街看中啥买啥,就是王凯先生依旧行迹匆匆不见踪影,也就偶尔碰到时,俯身温柔的摸摸头问我过的咋样缺不缺钱用,然后又被身后的列战英小助理提醒行程,只能悲催的继续完成任务。

  不过果然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我咬掉一口冰糖葫芦,看着他又被圣旨召入皇宫的背影感慨道。

  扭头找找正在打扫卫生的侍从,很贴心的把垃圾扔到他扫出来的垃圾堆里,毕竟我也是有道德有理想有纪律有文化的四有公民啊。

  拍拍手,准备继续解锁靖王府新地图,昨天下午终于逛了差不多一半,这次该去前院看看了。我带着身后一名丫鬟溜达,在前后院交接的那处石桥,终于,碰上了,传说中的靖王侧妃。们。

  一位黛眉纤长,微挑的凤眼转动间满是风情,唇若点朱,身材高挑,波涛起伏,柳腰纤细;另一位眸光潋滟,娟秀素净,清纯柔弱,婷婷袅袅而来。

  我愣愣的看着美人在我面前停住,其中美艳的那位低头看看我,轻笑一声:“妹妹就是靖王殿下从宫中带回的小新姑娘?”

  “恩。”我点头,心中却是暗暗警惕,该不会要开启宅斗撕逼模式了吧。

  “近日在府中待得可好?”另一个声音清淡,眸中却带着些许怜悯,“可曾服侍过殿下?”

  “啊?没、没有。”

  “唉,妹妹多待些时日就习惯了,”艳丽美人眉尖一缕愁思掠过,转而又高高兴兴的邀请我,“可要跟我们一起去打马吊,三缺一呢。”

  “啊?”我一脸懵逼,这话题怎么跳得这么快,“我我不会,你们打吧呵呵。”

  “也好,不过妹妹也要尽快找些乐子可好,什么时候烦闷了,就来找我们。”艳丽美人冲我轻眨了眨眼,揽着旁边素净美人的胳膊就走了。

  “姐姐,难道妹妹我一人还满足不了你?”

  “唉,我是看她年纪太小,怕她还不懂,再说大好年华,岂不是要和我们一样蹉跎了,早些明白乐趣所在,能求个恩典出府也好……”

  我麻木的听着断断续续传入我耳中的交谈声,僵硬的抬腿走。

  这信息量略大啊!靖王殿下你的后宫妹子们都搞在一起了你造不造!

  我一边整理一边乱晃荡,正巧来到了梅花墙边,听到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一看,竟是蓝衣公子小飞流坐在墙头吭哧吭哧啃点心呢。

  我眼睛一亮,正要招手唤他,却见他拍拍手上的点心屑,起身轻飘飘的落了进来,兴高采烈的开始摘梅花,一边摘一边自言自语:“苏哥哥,开心。”

  我冲身后的丫鬟摆摆手,让她不要跟着我,悄悄走到飞流跟前,装作不经意般一边采梅花一边和他搭话:“飞流啊,你干嘛跑靖王府来摘梅啊?”

  “花,苏哥哥。”没想他直接停手,皱着眉,把我手拽下来,不让我动梅花。

  “卧槽,疼疼疼……”还来不及疑惑,我连忙把手抽出来,眼泛泪光,对着被捏红的地方使劲吹,“你吃怪力多长大的啊,我可怜的爪子啊。”

  然而他看起来一点歉意都没有,只是依然认真的和我说道:“花,苏哥哥的。”

  “啥?”我正后悔刚想从飞流口中挖八卦的冒失行为,就听到了他诚实的爆料,同时忍不住引他说得多点,“你说这梅花是你苏哥哥的?骗人,这明明是靖王的。”

  “花,水牛,苏哥哥。”

  “??”没有梅长苏牌翻译机我表示很捉急。

  “动,不开心。”飞流继续气鼓鼓的说。

  “等等,”我理清逻辑,忽然福至心灵的明白了,“你说这花是梅长苏让水牛种的,所以我动了他会不开心?”

  “恩。”

  林少帅没想到您不止弓不让碰连花都不让摘了啊,我忍不住吐槽,您这干脆连萧景琰也不让人碰得了。

  下面例行废话大家可以忽略

大家知道比感冒更痛苦的是什么吗,是生理期感!冒!好久没更新抱歉了~不过重新拾起来发现果然还是这篇最好写,虽然不知道会崩到哪里去了ORZ其他几篇吭哧了半天也写不出来。咳,周围同学不少都感冒了,秋冬交换季节大家注意保暖

评论(4)

热度(43)

  1. 蒙奇奇SP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