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SSN的小鹿男

起源于被大家屡遭嫌弃的小鹿男……

刚开始被召唤时,小鹿男还踌躇满志地想为自家阴阳师献上一份力量,随他一同征战四方,荡平八岐。

  “艹,一个SSN。”

  还未睁开眼的小鹿男懵懵懂懂间听到阴阳师的怒骂,我、我不是SSR吗?小鹿男睁开眼,怯怯地看着暴怒的阿爸,糯糯地想朝他问好:“你好,我是……”

  话还没说完,小鹿男就被狠狠地扔到仓库中,还处于幼崽状态的他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原本华丽柔软的皮毛上沾满了灰尘。

  小鹿男懵了,好半天才爬起来,四处望了望,自己处于按等级分的最低端,连N卡达摩都比他高好几层,周围聚满了天邪鬼黄和赤舌他们,此时正指着他窃窃私语。

  小鹿男蹄子不安地在地上轻跺,茫然地看着他们。

  “这不是SSR吗,怎么跟我们N卡狗粮在一块?”

  “对啊,连R卡都被提了技能顺便升去上层,他一个SSR怎么还被阿爸扔进来?”

  “记得上次阎摩刚来就被送去结界好生养着了……”

  “别说阎摩了,还有铁鼠不一开始就觉醒有新衣服穿。”

  小鹿男垂下尾巴,毛茸茸的幼角轻颤,不、不会的,阿爸一定是看错了,过一会,他一定会把我接出去的。

  果不其然,一双大手把他捧了起来,小鹿男惊喜地冲他笑,眉眼弯弯,好看的眸子里蕴满了光,乖顺地伏在阿爸手心,试图蹭蹭他手心撒娇。听说人类最喜欢毛绒绒的手感了,自己蹭蹭他,阿爸心情一定会变好吧。

  啊,刚刚被阿爸放回仓库时没站稳,毛都脏了,阿爸会不会不喜欢,小鹿男惊慌地站起来,刚想要舔去灰尘,谁知被粗暴地揪着角拎起来,翻来覆去地查看技能。

  新生的幼角还比较柔弱,小鹿男疼地眼泪汪汪,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自己被厌弃了。

“呵,就这技能,除了脸,凭什么是SSR。”

  不,我……我会很有用的,小鹿男急忙抬头,企盼地望着自家阴阳师,稚嫩的小手努力去抓阴阳师的手指,我会努力每次都暴击,我可以不跟大家抢狗粮吃,我也不要新衣服,甚至把我丢仓库也可以,只要,只要您别讨厌我。

  冷笑一声,随手把小鹿男丢回去,接着小心翼翼的把萤草捧出来:“草爹,走,跟我刷御魂拍视频去。”

  小鹿男羡慕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回身打算和其他式神们打招呼,可刚准备开口,头上熠熠生辉的SSR三个大字就让帚神他们望而生怯,所到之处大家一哄而散。

  就这样,小鹿男终日在仓库最底层游荡徘徊,挥舞着鼓槌训练自己的暴击率,哪怕阴阳师满级弃游了,他都没有来得及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没有吃过狗粮上过战场甚至没有去观战区旁观,没有任何成长机会,一直都是幼崽状态的他缩在仓库角落里,一双柔软美丽的鹿眸依旧望着阿爸所在的方向,企盼哪一天阿爸能想起他,来看看他。

  那时候他会依然开心地冲阿爸笑得眉眼弯弯:阿爸,我是小鹿男,让我来帮你,好吗?

写到后面竟然被自己虐到了……小鹿阿妈回去就把你抱出来去刷狗粮QAQ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