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带卡】念(2)

写完都不敢回头再看的我心虚跑走了,这章描述一下大堍和白团子的相处,下章应该就到小卡消失大卡死亡了

 三、

   因为卡卡西跳级的原因,所以比同届都要小了一岁,大了反而看不出来,可在发育期这个对于男孩子至关重要的阶段,可能你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比你昨晚睡前长了一大截。

  所以回想起来,带土才发现记忆中的卡卡西都是软软的、小小的,只不过因为他太聪明,太厉害,又太冷漠,竖起了全身的刺来对抗全世界,让人不敢碰触,但只要你能冒着鲜血淋漓的痛去拨开他的心,就会发现他也是柔软的,软到你轻轻一碰都会怕那颗心碎掉。

  后来他的刺被命运一根根生生拔掉了,然后掏出他的心随意地扔在地上,碎的干净彻底,他再自己去慢慢捡起来,一个人默默地拼凑起来,假装自己还是完好的。

  带土隐在暗处,看着卡卡西在慰灵碑前挺直的背,他知道,这个男人永远都会这样,坚强,又充满了韧性,风吹不倒他,雨浇不灭他,依旧会生生不息地燃烧着自己。

  他多厉害啊,可这么厉害的人,救不了埋在废墟下的带土,救不了被敌人捉去的琳,更无法挽回迷失的弟子,只能一日日蹉跎在逝去人的墓碑前,在悔恨和痛苦中不停挣扎。

  所以这种虚假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

  “喵,喵,喵……”忽然,带土胸前靠近心脏部分的兜里钻出了一个小脑袋,大概是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他抖抖耳朵,小手扒着口袋的边缘,好奇地往外看,等见到前面同样的大号银毛,眼睛一亮,兴奋地叫了起来。

  “谁?”卡卡西警觉地回头看,却只能看见在微风吹拂下晃动的灌木丛。

  早已躲到时空间的带土松了一口气,准备把小白团子掏出来教育一番,可……

  他不敢置信的把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在无人的空间里团团转,不得不承认自己刚刚躲得太急忘记把小卡卡西也一起转移进来了。

   可他又不敢贸然出去,万一卡卡西就在那等着堵他呢,对于那个人的能力他向来是抱着十二分的戒心的。

  丢了就丢了吧,带土心想,毕竟只是个模型,玩物而已,等他回去找到白绝再要上他七八十个,都是一样的,无所谓。

  这样想着,带土又悄悄的、小心的溜回到原地,待看见卡卡西还是人如其名的呆呆站在慰灵碑前才舒了口气,低头着急的找起了白团子。

  “卡卡西老师!”

  忽然一声活力满满的少年音把做贼心虚的带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漩涡鸣人正奔向那个清冷的背影,后面跟着粉色头发的女孩、会用木遁的……叫天藏来着?带土有些不确定,只不过偶尔见卡卡西这么叫他。

  卡卡西回头看见他们,似乎本能的就笑了,暖洋洋的,刹那就驱散了刚刚与世隔离的疏离气息,纵容的看着他们吵吵闹闹,时不时弯着眼无奈地应和。

  带土戴着可笑的漩涡面具,安静地藏在黑暗的阴影里,卡卡西还活着,而他早就是个死人了,他和琳都已经死去了,他们什么都没有了。

  他躲在面具后无声的笑,他什么都没有了。

 “喵~”不知什么时候,白团子自己抓着袍角爬了上来,似乎感觉到带土偏执到近乎疯狂的气息,担忧地唤他。

  带土回过神来,捏着他的后脖用神威回到基地,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爬到床上缩在角落里,仿佛又看见当年温柔的女孩。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她双手背在身后,冲他轻轻地笑。

  “琳……”带土喃喃地唤着她,似乎这样就可以换来她的回应。

  小卡卡西费力的爬到带土身边,仰着小脸叫他,有些不安:“喵……”

  带土烦躁地用手拨开他:“滚!”

  小卡卡西一下子骨碌到床下,重重地跌在了地上,疼得他只能趴在那不敢动弹,轻轻呼痛。

  带土却没理他,此时的他心里满是恨,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恨不得把全世界烧个干净。

  他知道这不是卡卡西的错,他知道是琳为了村子自愿去死的,可他还是恨,为什么雾隐盯上了琳,为什么卡卡西不能保护好琳,他明明、明明……

  “喵……”带土忽然感觉有什么在拽着自己的衣角,低头一看,磕得青青紫紫的团子举着自己曾经送他的糖果,努力地递给他。

  他记得,当时自己心情好,从珍藏的糖果里挑了一个最喜欢的送给了小白团子,之后后悔了却怎么也要不回来(毕竟他也不吃就小心翼翼的藏着),于是带土就生气的和他闹了好几天别扭,虽然最后还是小卡卡西低头,但始终没有把那颗糖果给自己。

  带土伸出手去,小卡卡西瑟缩了一下,可能是想起刚刚被推下去时的疼痛,但还是挺直腰板坚持着,看带土拿到了糖果,他有些心痛,但还是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因为卡卡西很白,所以他身上的伤就格外明显,脸上沾染了地上的尘土,有些脏,而露在外面的两条白胳膊更是惨不忍睹,青紫斑驳,还有被划破正在流血的伤口。

  带土有些后悔,嗫嚅着想说些什么,但小卡卡西仿佛毫不在意,看带土呆呆地拿着糖果不吃,他有些急,踮着脚推他手想让他吃下去。

  带土打开包装,发现里面的糖因为时间太久而变得粘稠,但他还是没有犹豫的放到嘴里,熟悉的甜蜜气息瞬间从舌尖传来,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小卡卡西见着似乎放下心来,左右望了望跳到桌子上,就着杯里残余的冷水冲洗了下身上的伤口,然后熟练的撕下一块布缠住还在流血的地方。整个过程面色平静,眉都不皱一下,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绝真的是太厉害了,每当这时带土就忍不住感慨,这个东西不仅外貌和卡卡西一样,连性格都几乎如出一辙,要不是清楚绝也是宇智波斑造出来的,他都要怀疑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被卡卡西分出来的生命了。

    


评论(3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