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带卡】是我(上)

强改设定,各种乱写,照例严重OOC预警

沉迷开坑无法填坑

本来想一发完的我还是没忍住发了上来


一、漫天盖地的血……

琳……

卡卡西!

带土猛地睁开眼睛,一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哪怕醒过来还是残留着些许惊惧,却在看到身旁的银色脑袋时安稳了下来。

那个梦真的是太可怕了,他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慢慢坐起来,尽量不打扰到还在沉睡的卡卡西。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警觉的小上忍迅速清醒过来,看见醒了的带土后松了口气,却在听到对方下一句问话后滞住。

“卡卡西,怎么只有你在,琳呢?”

这里应该是木叶的病房,带土四处望了望,心下确定,又有些委屈,好歹自己也是死里逃生,辛辛苦苦从斑和白绝那里跑出来,找到琳和卡卡西就放心的晕了过去,还以为能一睁开眼就看见他们两个呢。

卡卡西抬头,发现带土是很认真的在疑惑后,稍闭眸,掩去其中的绝望,再睁开只余平淡:“琳……死了,被我亲手杀死的。”

“你、你在开什么玩笑?”带土不相信,用力瞪大了眼睛去瞧卡卡西,仿佛要找出他在说谎的证据,脸上半边的伤疤显得更加狰狞,“快把琳叫出来吧,你们是不是约好了在玩我?”

可是他的声音明显的哆嗦了起来。

“是我,用千鸟,杀了琳,”带土耳中轰鸣作响,好像什么也听不见,又好像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琳成为了三尾人柱力,被雾隐下了术,一旦回去就会毁了木叶……”

“为什么!”带土翻身从病床上滚下来,各种仪器装备被撞到地上,叮里咣啷的碎了一地,卡卡西半跪下身试图伸手去扶他,免得被碎掉的玻璃渣子伤到,却被带土狂怒的推开,一把揪上他胸前的带子,咬牙切齿地问他:“为什么啊!就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你就亲手杀了琳!?她、她是我们的同伴啊!”

时光仿佛回溯到神无毗桥那一年,带土也是这样在林中质问他,为了琳,为了看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心!第一次他放弃了琳,因为可笑的任务,第二次他亲手杀了琳,因为该死的大局。

历经辗转,他以为自己当初的死是值得的,卡卡西比他更应该活下去,他死了便死了,但是……

“琳是我唯一的光啊,”带土喃喃着,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你知不知道琳对我有多重要,你怎么可以……”

卡卡西一直是平静的,哪怕带土在耳边大吼,眸中也是毫无波澜,如同死水,但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动,轻轻开口:“你杀了我,为琳报仇吧。”

“反正这条命本来也是你救回来的,杀了我,为琳报仇,取回你的写轮眼。”

卡卡西继续重复道:“杀了我吧。”

“杀了你?”带土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狠狠地瞪他,“杀了你琳就能回来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立刻杀了你。”

带土轻轻放下卡卡西衣服上的背带:“我真后悔当初救了你。”

卡卡西蓦地睁大眼睛,有些艰难的开口:“对不……”

“闭嘴!”带土站起身来,目光狠厉地俯视着卡卡西,“我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他就走了,经过依然跪在地上的卡卡西身边时顿了顿,但还是接着离开了,脚步坚定,再没有丝毫留恋。

卡卡西一直跪在身上,直到身后传来摔门的声音,才慢慢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低低地笑了出来。

“太好了,他相信了……”

二、在这场争执发生后不久,旗木卡卡西就自请去了暗部,常年隐在黑暗中不见天日,自然也很少见到宇智波带土。

而带土却渐渐颓废,别说修炼,连任务都很少接,每日只知道喝酒赌博,没钱了也不怕,总会有人在半夜时悄悄地送钱来。他知道那是卡卡西,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深夜,带土躺在床上,凝视着从窗户跳进来的银发暗部,在心里暗暗嗤笑,看着他像个愚蠢的田螺姑娘一样任劳任怨的给自己打扫屋子,然后默默放下足够数量的钱袋,再像只猫一样灵巧优雅的跳出去。

他知道自己晚上一直在黑暗里看着他,但却不知道这个带土只是个影分身而已,真正的本尊早在八千里外的水之国筹谋起一个叛忍组织的雏形。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带土收回影分身的记忆,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想法,那个曾经骄傲的天才怎么会如此委曲求全,也只有这个赝品才会主动为了所谓的大局亲手杀了琳,然后再可笑的放低自己的身段来讨一个吊车尾的欢心。

带土戴着漩涡面具,站在火影岩上俯视着灯火明亮的村子,清晰的看到角落里金发的四代火影正在门前为里面正在分娩的妻子急得团团转,警卫森然得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但这对于拥有神威的宇智波带土来说,所有的结界和守卫力量都像脆弱的纸张一样,一碰就碎。

月之眼计划,即将开启。

九尾嘶吼着想要挣脱写轮眼的桎梏,但最终也只能徒劳的败在这双眼睛下,按着他的意愿在木叶到处肆虐,一个又一个的高大建筑轰然倒塌,死伤无数。

  带土居高临下地看着匆匆逃生的人们,瞧着无数人面对至亲之人的死亡,哀嚎和痛哭充斥了往日平和宁静的村子,他的眼睛依旧是冷静、无情的,似神祗望着渺小的凡人,无悲无喜。

  只是在看见一个正与人群逃生方向相反的黑点时神色一动,那人穿着一身暗部的黑色劲装,偶尔兜帽滑落,漏出点点银色。

  这个方向……他是要去宇智波族地?

  糟了,带土僵住。



其实我真的很想起名叫《谁杀死了琳》《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是我杀死了琳,不不不,琳是我害死的,不,是我,不……》

琳:我有一句xxx不知当讲不当讲

今天的琳也还是在勤勤勉勉的背锅

最后求一下红心(星星眼)社恐的我就不求留言了……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