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啊啊啊啊我要飞天了有生之年啊啊啊啊
本来看完凯歌打算不看春晚了,结果我妈说:诶,这两人怎么又进镜头了。
我:啊啊啊啊?!?!谁?
妈:胡歌王凯啊
我:(绝望)
为了可能的镜头,我还是好好守着春晚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要回去重温他两人一万遍啊啊啊啊,感觉又被拉回坑了

大梁穿越日记(2)

放飞自我之作,从穿成小新的视角讲述王凯穿成萧景琰之后又穿回去的故事。ooc无逻辑文,应该是恶搞中努力带点正经的文风吧(远目)

前两天回家了又登不上号,迟来的更新抱歉了~


“殿下,她是……?”冷静下来的苏先生先恭敬地向靖王行了个礼。然后十分正常的顺口问起我。

  “苏先生不必在意,她原本为秦般若所控制的滑族后代,也是先前誉王他们计谋中的关键一环,幸而及时醒悟,弃暗投明,提供给我许多线索,作为回报,我便把她带回府中安置。”

  不得不说人专业演员就是有范,王凯先生身着靖王华服,侃侃而谈,毫不打怵,十分条理的就把自己编造的前因后果说出来了,无论动作、神态抑或沉静的目光,好像只属于另一个灵魂,恍然间,我仿佛看见了那个风骨傲然的靖王萧景琰真正的立在眼前。

  “哦?”梅长苏黑眸轻轻一转,寒意忽现,又迅速隐藏起来,微笑道,“不知这位姑娘提供的什么线索能让殿下把她带往书房密室前细谈,可否告诉苏某?”

  为什么感觉梅长苏很生气呢,我悄悄打量了一下,嗯,他正朝王凯和煦的笑着,应该是错觉吧。

  王凯却是顿了一下,我猜他正在飞速回想接下来的剧情有啥能捡出来现在用用。

  “先生可知滑族璇玑公主?”我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一个绝佳的情报,“秦般若之所以选择誉王,便是因他具滑族血脉,是璇玑公主和梁帝的小棋……儿子。”

  所以说鬼畜视频不能多看,刚差点脱口而出小棋子,不过看梅长苏此时正认真思忖的样子应该没注意到我的口误吧。

  “……璇玑公主?”梅长苏喃喃道,“可这年龄不对呀,璇玑公主入掖幽庭时,誉王已是皇子……”

  “啊,不是璇玑公主,是……是……”卧槽是谁来着我想不起来了!我求助的看向王凯,发现他也愣住了。

  那倒霉公主是谁?!

  我和靖王殿下含情脉脉的对视,交流着独属于我们的懵逼。

  所以一个只出现在台词里两次的炮灰怎么可能记得牢靠,我惆怅的叹了一口,可怜巴巴的看向梅长苏:“苏先生,我忘了她是哪个公主了。”

  你到底是不是滑族人啊?!呀,梅长苏的心思也很好懂啊,比如现在他脸上就写满了对我身份的怀疑。

  “你……”

  “咳,先生刚匆匆来此,不知发生了何事?”王凯机智的把话题扯回来,听了这话,梅长苏不知为何眼神黯然了一下。

  来,让我们拉近镜头透视一下梅主角的内心。

  梅长苏此时正陷入好基友长大了娶了媳妇忘了兄弟的失落中:连句话都不让问!萧景琰水牛你护的犊子竟然换!人!了!你忘记前几天还心心念念的林殊了啊?!这样你还有何颜面去见地下的赤羽营主将林殊!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看出萧景琰不想多谈,梅长苏也体贴的不再多问: “昨日与殿下说好今晨来苏宅商讨营救卫峥的细节,可今日却迟迟未来,故而苏某前来查看一番。”

  “哦,我本想去来着,这不和小新聊天聊得久了一些。”王凯顶着萧景琰的壳子笑得很是真挚。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墙角,靖王殿下,您真是帮我拉得好一手仇恨值啊。


【靖苏|凯歌】大梁穿越日记(1)

放飞自我之作,从穿成小新的视角讲述王凯穿成萧景琰之后又穿回去的故事。ooc无逻辑文,应该是恶搞中努力带点正经的文风吧(远目)

  大家好,我叫小新,就是琅琊榜里面那个暗戳戳在靖王面前抹黑梅长苏那个人见人恨的宫女小新。

  在成为小新的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荣幸的被静妃娘娘叫去和靖王萧景琰坦白曾经告的小黑状都是他哥哥让我干的。

  没错,在成为这个倒霉宫女之前,我还在家悠闲的吹着空调补去年大火的国产良心剧琅琊榜,只不过世事难料,穿越总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就像大风吹过糊你一脸头发。

  刚从旁边宫女嘴里旁敲侧击的打听出自己壳子的身份,静妃娘娘一声呼唤,我笨手笨脚的跟着前边领路太监踏上了不归路。

  ……不过主角团似乎一般都对无辜者挺好的,所以为了保住这条小命除了抱大腿还是抱大腿啊QAQ。

  “参见娘娘。”马丹古代礼仪都怎么弄的啊,我一边在心里吐槽减轻紧张一边行了个半古不今的跪拜礼。

  哦,你问我怎么不像其他穿越女一样正义凛然的对下跪说不,因为我还不想被怀疑是妖怪附身被拖去火化,虽说穿越者一般都有两条命死了就可以穿回去,但像活活烧死这种事还是算了吧。所以为什么越紧张想得越多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一下……

  “起来吧。”柔缓的女声响起,我慢慢抬起头,迅速扫了一下面前的两位主角。

  静妃娘娘果然典雅大气,简单的发饰,素净的衣物,但却掩不住她的风华,嘴角含笑,如春风拂过,让人心里暖洋洋的。而她旁边的萧景琰……

  卧槽他怎么可以这么帅!看看那剑眉下的一双鹿眼!看看他挺拔的身姿!看看他挺直的鼻梁!看看他拿着茶盏的修长手指!看看他不怒自威的霸气!怎么能看出他本质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哭包呢!

  许是我的眼神太过露骨,静妃娘娘轻咳一声:“小新,你向靖王殿下说一下那日的经过吧。”

  说、说个毛啊,我懵了,只能尽力修饰我的白话文:“是。靖王殿下,我……我本是滑族后代,前几日秦般弱姑娘的四姐来找我和我说我有一个任务,就是……就是瞎说,静妃娘娘被皇后娘娘挟持那日,苏先生并没有派人来阻拦,这一切都是誉王为破坏你们关系的计谋。”

  越到后边我说的越溜,虽然中间磕巴了一下,但意思都说出来了吧……我心虚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发现静妃娘娘轻蹙眉头,怀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把目光移向旁边的萧景琰,似乎想知道他是否信了这番听起来颠三倒四的实话。

  萧景琰却没有立刻有所行动,而是一直狐疑的盯着我,等过了一会才猛然站起,气愤的说道:“当日之事,原来只是我错怪了苏先生!我竟如此糊涂?!我便知苏先生不是那等丧尽天良的谋士!”

  ……等等,虽然我说的话不太对,但靖王殿下您这台词和我之前看的也差太多吧。

  接着他继续愤怒的转头和静妃请求道:“母妃,这个宫女能不能交给我处置,最起码我需要给苏先生一个交代。”

  咦咦咦,剧情发展不对啊?!

  我懵逼的看着静妃叹了口气:“景琰,我之前便承诺了小新要将她安全的放出宫去,如你坚持,也不要忘记事后还她一个平淡的生活。”

  “是,儿臣明白。”

  “静……静妃娘娘……”我无措的看向她,“您之前答应过我……”

  静妃娘娘向我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小新,不用怕,景琰只是想把你带到苏先生面前再交代些事情,你放心,他们都是极好的人,不会对你怎样的。”

  不是啊,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剧情走向不对啊静妃娘娘,你确定萧景琰会把我这个害他和苏先生在密室断铃的罪魁祸首好好安置吗TAT。

  萧景琰见我吓到差点眼泪汪汪的样子,趁周边人不注意,向我挑了下眉。

  诶?……好像,有点更不对了。

  再后来我就老实的跟着靖王殿下回府了,在书房处,他遣退了其他人,慎重的和我说道:“天王盖地虎?”

  卧槽!我瞬间就蹦起来了:“宝塔镇河妖!琅琊榜伪装者?”

  他静了一会:“……欢乐颂?”

  “哇……”我一把抱住他就嚎起来,“终于碰到老乡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是啥时候穿过来的?”

  “我是昨天穿过来的,”他摸摸我头发安抚道,“别怕,最起码现在我是靖王,保护你还是可以的。”

  我擦擦眼泪,不好意思的站直身子:“你好,我叫曹欣,今年十六。”

  “你好,我叫王凯。”他冲我伸出一只手,笑得灿烂。

  ……王凯?!

  “卧槽你、你、你是王凯?!”我瞪圆了眼睛,一边和他握手一边不可置信的问道,“就是演、演靖王的那个王凯。”

  “恩。”他爽快的点头应道,露出标准的微笑,透过如今靖王的装束仿佛看到了那个在荧幕上发光的人,“再重新介绍一下,我是演员王凯。”

  “可、可以抱一下吗?”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我之前看电视的时候就好喜欢你。”

  “盒盒盒,好啊。”他慷慨的答应,俯下身来轻轻的抱了我一下。

  ……我是谁!我在哪里?卧槽我怎么上天了!

  其实这个过程也就持续了两秒,但两秒也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的,比如说此时书房的铃响了一下然后梅长苏噌的就从密道里出来了。

  “殿、殿下!”

  啊,松开手的靖王殿下局促的看着震惊的梅长苏,对面戳着一个刚才还抱着的女人……你说!这像不像捉奸现场!像不像!

  如果我立刻大叫靖苏CP好会不会减少点苏先生的仇恨值呢,我看了一眼镇定下来朝我飞眼刀的梅长苏绝望的想。

  

飞眼刀其实只是脑补,苏兄只是怀疑的看了一下那个和景琰形迹亲密的女人,毕竟他目前认为自己和萧景琰只是纯洁真挚的兄弟情谊呢。至于十六岁设定……恩,觉得未成年少女凯凯才会大方又果断的给她一个爱护的拥抱,女粉丝感觉他偶尔还是局促的,新粉表示正在努力补“常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