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狗尾巴草

一个关于靖王早有了儿子的脑洞

设定:早逝的靖王妃在临死前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萧麟,四岁时梅长苏前来金陵。OOC……绝对有,尽力不写崩TOT。长度目测中篇

第一章

  萧麟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那位苏先生时的情景,正值隆冬,大雪纷飞,他刚从杭州的外祖父家回来,正满心欢喜的准备去见父亲,迈着小短腿在雪里跌跌撞撞的跑,结果一头撞上了苏先生,跌坐在地上,懵懵懂懂地抬头看。

  而那位清隽文士却是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正俯下身准备把他扶起来时,之前被他甩在身后的侍从们追过来,急忙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扑打狐裘披风上沾着的雪花和尘土:“小殿下,您没事吧,早先就跟您说别跑那么急……”

  送梅长苏出来的列战英先与萧麟行礼后,低声和梅长苏说道:“苏先生,这是靖王殿下的嫡子,萧麟。”

  梅长苏眼见得这个被雪白狐裘裹得像个团子似的孩子睁着双与他父亲一般无二的圆溜溜鹿眼看他,心早就柔软成了一滩水,正想和他说些什么,却听着身后传来萧景琰的声音:“麟儿,还不和苏先生见过礼。”

  萧麟连忙伸出胖藕似的胳膊作揖行礼,奶声奶气的道了声苏先生。

  梅长苏惶恐回礼道:“苏某一介布衣,又哪当得起小殿下之礼。”

  “先生是他长辈,哪里担当不起了。”萧景琰淡淡说道,又见自家儿子眼巴巴的看着梅长苏,不禁失笑,“以前这小子每次回府都巴着我不放,今天倒光顾着先生不理睬我了。”

  萧麟这才反应过来,像个小炮弹一样冲到萧景琰那,抱着他大腿,甜甜的叫了声父亲。

  萧景琰摸摸他软软的头发,转头看见梅长苏还没来得及从萧麟身上收回的视线,似乎有几分……追忆?可再细瞧却是消隐无踪,只有恪守本分的恭敬。

  忽然萧麟拽拽萧景琰,悄悄的问:“父亲,还有榛子酥吗?”

  “呵,”梅长苏忍不住笑出声,“小殿下也喜欢吃榛子酥吗?”

  “恩恩。”萧麟扑闪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连连点头,又小声抱怨,“不过每次皇祖母送来的点心父亲总是不让我多吃,就给我吃一些,剩下的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梅长苏以前总是淡漠低垂的桃花眼眸此时盈满了笑意,仿佛春日簌簌落下的洁白梨花,意味深长的看着萧景琰:“没想到靖王殿下对小殿下的口腹之欲也控制的如此严格。”

  和儿子抢食这种事情苏先生应该看不出来吧,萧景琰低咳了一声,依旧感到有些尴尬,只能轻拍下萧麟头顶:“别乱说,你皇祖母给你的点心我都留着呢。”

  萧麟抬头看看父亲,又看看梅长苏,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一拍小手,非常大气的邀请梅长苏和他一起分享榛子酥:“父亲,那也拿一些给苏先生和我们一起吃吧。”

评论(6)

热度(55)